首页 >> 朱哲琴

明星新闻粉丝应援成销金窟土味应援上演筹款吗是呀

发布时间:2021-07-29 13:19:55 来源:欣纹娱乐网

[明星]粉丝应援成“销金窟”?“土味应援”上演“筹款贪钱、事后撕帐”

这几日,#邓这类系统性能非常稳定可靠伦后援会烧饼#等话题占据热搜榜,“邓伦后援会花费9万元为邓伦新戏《我的真朋友》探班应援遭粉丝质疑”的事情引起了不少友的关注。

集资9万元的应援物是一桌非常接地气的烧饼,不少粉丝对这样的“土味应援”表示不满。随后,后援会才迟迟放出花销明细图,但被不少粉丝发现漏洞,直指“做假账”。

而邓伦本人也发微博表达了自己的感谢:“感谢所有爱我的人,感谢今天远道而来的你们……你们所有所有所有的爱,我全部都收到了。”微博似乎有安抚粉丝之意,但粉丝因为心疼对后援会的作为更加不满,#邓伦后援会下台了吗#等话题一时之间沸沸扬扬。

目前,邓伦后而使二者加速磨损援会已引咎辞退了上海分会会长和副会长,重新招新换血。但集资账目不清、去向不明等问题,使得“粉丝集资”多次成为社会热点,亟需引起重视并解决。

“粉丝众筹式追星”日渐流行,粉圈应援成“销金窟”

买广告、送礼物、刷榜单……随着粉丝追星行为的持续走热,粉丝团体自发组织的集资活动日渐增多,集资金额也逐渐庞大。不知何时开始,曾在日韩娱乐圈流行甚广的“应援文化”开始在国内粉丝群体中大肆发展,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为爱豆买游艇、飞机、别墅,送行星、岛屿等令人咂舌的并不陌生,但粉圈里这样“壕无人性”的应援比比皆是,而且种类之多,只有你想不到的。

在校大学生A某向《首席娱乐官》解释:“除了购买专辑和海报,我花在追星上的钱,大部分是用在‘应援’上。此外的大花销就是去接送机、演唱会、生日会这些。”A某提到最近的一次粉丝集资是自家爱豆要录制综艺,后援会就集资购买礼物,一是感谢并拜托节目组照顾自家爱豆,二是为自家爱豆造势宣传,集资达几千元。

根据小官了解,目前的粉丝应援活动主要分为线上和线下两种。

线上应援主要为爱豆打榜、刷热度。现下的粉丝团队基本都形成了集数据、宣传、文案等分工明确的团队。涉及到爱豆的数据问题,粉丝团队会积极拉动粉丝发评论控评点赞,综艺影视刷播放量,维持各种热度。如果爱豆参加活动,粉丝团队会安排专门的前线粉丝火速上传第一手图片视频,然后修图、剪辑视频并及时更新,以此固粉拉新。

而线下应援主要是日常生活中的造势宣传。比较常见的就是,爱豆参加活动或者开演唱会,现场粉丝会及时当场应援,统一应援服装,举灯牌、手幅等,还会为工作人员送应援礼物;若是进行拍摄行程,粉丝会积极探班,送各色应援物品为爱豆打气加油,也会为爱豆搞好人情公关,给其他演员、主创团队以及工作人员送应援礼物。

若说到“粉丝集资”,就不得不提“养成系”偶像的诞生综艺。以今年相当火爆的综《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为例,原本支持喜爱选手的投票,最后演变成了各家粉丝的财力竞争。根据相关数据显示,截至《创造101》决赛当日,公开集资总金额已超过4000万元,9位选手集资金额超过百万元。之前的《偶像练习生》虽不及,但两档综艺共同造就了粉丝集资超过6000万元的神话。

粉圈有句名言:你我本无缘,全靠我花钱。如今粉丝集资现象流行,几乎成为了追星族的常态,这样的现状让粉圈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销金窟”。

凡筹款必贪钱、赛后总要撕账,粉丝“众筹”变“众愁”

随着粉丝集资款的金额日益庞大,粉丝集资现象也开始渐渐暴露出不容忽视的问题。巨额的资金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了?

粉丝小马表示:“粉圈里有个‘凡筹款必贪钱、赛后总要撕账’的说法,几乎成为共识了。粉丝后援会在集资活动上的公开程度并不相同。”前两年小马参与了喜爱的艺人的生日会筹款集资,那是贴吧团队自发组织的一次集资活动,涉及到的筹款不到万元,但事后列出的账目明细不清。一些粉丝追问了一阵,但不久后便不了了之了。

A某说道,现在除了自家爱豆的官方粉丝后援会团队发起的筹款集资活动,她都不会轻易参加,“官方后援会都可能出现贪钱行为,更不用说那些非未来其可能更多用于兵工等关键领域而非民用领域官方组织了”。

小官又请教了从事经纪人工作的朋友,他们介绍说:“经纪公司或明星与粉丝团体之间,基本没有直接的金钱往来。大多数的粉丝集资并不是经纪公司发起的,而是粉丝团队自行组织的。”据了解,一些粉丝团队的顶头负责人,比如后援会会长、副会长,可能会跟经纪公司有接触和沟通。

如与聚合物接触的表面积越多今,大部分粉丝集资都会选择第三方APP,像是Owhat就是常用的集资提款工具。某艺人后援会管理人”员表示正常情况下会先在Owhat上进行集资,之后再跟主办方沟通活动的相应应援细节。“平时的应援活动,正规的后援会都会去送应援礼物做好公关。除此之外,还会集资买各种广告位、大屏幕。正规的后援会内部很复杂,牵扯到钱的问题会有专人负责审计对账。”

有位资深粉丝向小官透漏,“粉丝应援水很深”,即使官方微博会发布支出明细,也不乏一些目的不纯的人谎报成本,从中赚取差价,利用一些手段“圈钱”。“而且很多粉丝后援会都不会公开账目,也没有完善的组织框架和管理流程,吞钱等问题频频引起粉丝的质疑和诟病。”

即使粉丝团队分工细致、组7、位移示值误差:≤示值的±0.5%;织复杂,粉丝集资筹款而来的庞大应援资金在使用支出上依旧难把控,更何况是不正规的粉丝后援会了。显然,源于自愿的粉丝集资成了一些心思不纯的人敛财牟利的方式,令“众筹”变成了“众愁”,这已经不再是粉丝群体内部的私事,而变成了受到广泛关注的社会问题。

“粉丝众筹”游走灰色地带,内外监管体系亟待建立

目前,不少人觉得“粉丝众筹”行为是非法集资,应当全力制止。为此,小官请教了几位律师和教授。陈律师认为“粉丝集资的目的不是为了获利,且涉及群体不特定、分布广,并不具有广义上的社会性”,粉丝集资行为处于灰色地带,但并不直接等同于非法集资。另一位律师也表示“粉丝集资”属于自愿行为,集资行为本身并不违法,法律上也没有相关的禁止性规定。

受访教授强调,“粉丝追星,只要合理适度,并没有什么问题”,但由于粉丝集资行为往往带有盲目性、冲动性等特征,涉及到的人数居多、资金庞大,这其中潜藏着诸多道德风险。

另外,今日(9月12日),人民发布了一篇名为《邓伦粉丝集资送烧饼引争议 明星应援钱花哪儿了》的文章,对粉丝经济乱象丛生的现状,尤其是层出不穷、金额巨大的明星应援进行了批评,并希望能对集资应援问题频发的现状进行监管。

之前,人民也曾发文《“粉丝集资”别成糊涂账》进行批评:由于流程不透明、款项管理混乱,一些“粉头”借集资之名行诈骗之实,甚至携巨款消失。对此,制度监管与公共监督一时还没跟上,让粉丝集资处于某种灰色地带。

由于“粉丝集资”的特殊性,第三方平台的监管就显得十分重要。对此,小官观察了目前市面上常见的集资渠道Owhat,发现第三方平台对集资项目的监管十分有限。

在Owhat的声明条款中,写着“平台上的应援项目、商品信息均由发起人自行提供、上传,并自行承担相应法律”。而该APP的项目并非每个都会有详细的说明,且发起人并不只是团体组织还有普通个体。

小官联系了Owhat的工作人员,他们表示如果发生发起人收款后未提供相应服务的情况,Owhat将按照规定向支持者提供发起人的相关信息、相应应援项目的数据信息,协助警方跟进处理。

可见,第三方平台只起到了链接项目发起人与粉丝、显示集资进程的作用,并不能对集资项目涉及到的资金使用进行监管。第三方的监管能力有限,亟需强有力的监管出现。

因此,加强内外双方的监管体系形成才是未来“粉丝集资”的发展之路。希望粉丝团队加强自我管理的同时,相关部门会出台更多的政策、法律法规来明确边界范围,欢迎广大用户来电咨询第三方平台也加强自身监管能力,共同打造一个健康的大环境。

欢迎订阅“首席娱乐官其中”,点关注不迷路



是呀中医如何辩证心慌气短
宝宝肚子一着凉就拉肚子怎么回事
手腕扭伤怎么办肿疼
友情链接